廿四一如既往地坐在东牧对面等着开饭,经过这段时间二四六天天好彩枓的喂养,

 廿四一如既往地坐在东牧对面等着开饭,经过这段时间的喂养,能够明显的看到她原本有些清瘦的脸已经圆了一圈

 感觉差不多了,东牧用小刀切下一根堪比他大腿粗细的鸟腿

 好了,剩下的都是你的了

 谢谢!

 廿四看起来小小的一只,但是饭量却着实大得可怕,刚开始的时候东牧给多少吃多少,自从她揽下了狩猎的差事后,拿回来的猎物那是一天比一天大

 征得了东牧的同意,廿四靠近渡渡鸟吃了起来,吃相虽然文雅,但是速度却一点都不慢

 东牧肯了两口便放下手中的鸟腿,廿四有些疑惑地看了他一眼

 你先吃,有人来了

 呜呜呜

 廿四闻言立刻站了起来跟在东牧身边,迅速咀嚼着嘴里的鸟肉,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

 行吧,你要跟就跟着,不过不许乱动,我还要测试一下我的阵法

 廿四乖巧地点了点头表示清楚了

 话音刚落,东牧怔了一下,然后摇摇头走入森林:这是哪来的愣头青啊

 ——

 在距离驻地两里左右,一棵手臂粗细的断树斜斜的指向天空,断口处参差不齐,上面布满了血迹,一个人被插在上面,死了

 廿四正打算走过去查探一下情况,东牧一只手臂横横地伸出来挡在她身前,廿四有些疑惑地看了看他,只见东牧两根手指并在一起,啪地打了一个响指,插在那句尸首上面的断树嘭地一下炸成了漫天碎片

 那具尸体失去了支撑,破破烂烂的掉在地上,受到爆炸的冲击,尸体也翻了过来,脸部面朝着天空,银白色的面具上刻着数字一十八

 东牧此时才点了点头:好了,现在应该没危险了,咱们回去吧

 廿四:

 再次莫名其妙地折损了人手,有人终于是坐不住了,循着踪迹摸过来的双方又撞到了一起,差点没打起来,好在大家还是有些脑子,知道此时硬拼只会便宜了别人,于是双方暂时联手朝着这边摸了过来

 让东牧意外的是这群人是真的水,竟然没有一个人对阵法有研究,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淡然地走入阵法,自然地触发禁制,偶然地发出一声怒喝,坦然地变成尸体

 期间过程竟然没有一丝波澜和曲折,顺利得简直难以想象

 廿四则是坐在那里啃着鸟腿,迷茫地听着外面噼里啪啦跟爆竹似地响成一片,直到两人被传出了赛场宣布了胜利之后才反应过来

 这就赢了?

 等等,发生了什么?

 我肉还没吃完啊!

 看着面带不舍的廿四身影消失,东牧忧郁地叹了口气,他之前听空云说宗门内弟子不擅斗法,还以为只是个谦虚的说法,现在看来,是真的够傻啊,一个个简直就像是一只可爱的小兔叽,放在擂台上或许还有的看,但是丢到野外啧啧

责编: 二四六天天好彩枓

上一篇:可现在多了一个千叶君主,他心中顿时就多了几分把握
下一篇:回过神来的亚伦连忙冲着汉斯高喊快接住它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